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聚焦 >

农机新观察|从国产CVT拖拉机汉诺威首秀看中国农机强“芯”路

2024-01-08 20:48:32来源:今日热点网

长期以来国产拖拉机无法在动力换挡和CVT技术上突破,根本的问题是国产拖拉机企业没有“芯”,欧美拖拉机企业有“芯”,即国产拖拉机企业缺乏核心技术。

这种“芯痛”在不久前举办的全球顶级的农机展会——德国汉诺威农机展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一方面,中国农机与世界一流企业差距明显;另一方面,以潍柴雷沃为代表的国产农机头部企业开始登上汉诺威展会,与欧美跨国巨头同竞技,又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农机的成长与希望。

汉诺威展会,欧美CVT群星争艳

全球拖拉机的顶流技术和技术的主航道是CVT,农机生产企业要跻身于全球农机的第一阵营,掌握CVT技术并有自己的CVT拖拉机是基本的门槛。

汉诺威展会,拖拉机仍然是无可争议的主角。欧美的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爱科、克拉斯和道依茨五大家族都展示出自己全球顶级的拖拉机阵容,动力换挡是入门级产品,而CVT才代表着高端,这说明目前全球拖拉机技术的主航道和主攻方向仍然是CVT。

约翰迪尔公司展出了在欧美市场主销拖拉机,迪尔在CVT技术采取的是比较开放的态度,一方面在德国曼海姆工厂生产6M/6R系列拖拉机上匹配的是德国ZF的CVT变速箱,另外在7R、8R系列拖拉机上使用自制CVT变速箱,迪尔展出最大功率最大的9R系列拖拉机应该是有动力换挡和CVT两种方案可选择。

凯斯纽荷兰公司展出了Vestrum Active Drive 8、Optum 340 CVXDrive、Quantum N和Puma 260 CVXDrive等多型号拖拉机,凯斯还发布了其最高马力的拖拉机产品Quadrac 715。

芬特公司是全球第一家率先推出CVT拖拉机的农机公司,芬特的优势产品绝对是在CVT拖拉机上。本次展会,芬特展出了近20台高端拖拉机,最大轮式机及明星产品应该是Fendt 1050 Vario,500马力级别,无级变速;履带拖是Fendt 1165MT,属于芬特 1100 Vario M系列产品。

凯斯的斯太尔、纽荷兰系列和爱科福格森、维美德等系列,以及道依茨法尔等品牌都有主打的CVT机型展出,可以说是群星争艳、精品纷呈。

全球顶级赛事,中国造CVT拖拉机迎来首秀

大趋势上看,欧美企业在CVT领域技术垄断和独占的格局要结束了,因为中国农机CVT新势力登场了。

2023年被业内人士称为国产CVT拖拉机元年。5月份新疆国际农机展上以潍柴雷沃为代表的国产CVT拖拉机批量推向市场;在10月份的武汉全国农机展上,更是CVT和ECVT拖拉机产品系列化矩阵开始成形,国内农机企业经历过被各种外资卡脖子的苦楚之后,国产拖拉机行业开始迎来了CVT时代。

CVT技术的策源地在欧美市场,国产CVT拖拉机的技术先进性和可靠性只有在与欧美企业对比过后才能分出高下来,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把国产CVT拖拉机卖到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爱科、道依茨和克拉斯的大本营去。

2023年11月14日—21日汉诺威全球农机展,既是全球的顶级农业机械的展览会,同时也是企业之间的盛大的赛事。

在这种全球高手云集的展会上,有一家来自中国的实力派企业备受关注,这家企业就是规模和体量在中国长期排名第一的潍柴雷沃。

本次展会上潍柴雷沃展出总共13款拖拉机,产品功率覆盖25-240马力,全系产品达到了欧5排放标准,技术与欧洲企业同步,可以满足欧盟绝大多数国家耕整地、市政、园林、果园等多场景作业需求。

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汉诺威展会上,潍柴雷沃P7000系列CVT拖拉机正式亮相,这是中国拖拉机企业首次在包括德国汉诺威展会、法国SIMA展、意大利EIMA展等全球知名展会上展出具有全部独立知识产权的CVT拖拉机。

正视差距 中国农机需要“带头大哥”

中国农机行业用二十年的时间证明,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要实现在直道上的赶超,国产农机行业究竟该怎么做呢?笔者认为龙头企业作为“带头大哥”的作用不容小觑,甚至可以说国产CVT拖拉机的希望将系于龙头企业身上,因为只有综合实力强悍的大企业才有能力研发和生产CVT拖拉机,且能帮助中国农机产业培育出与欧美企业同竞技的强大的产业链。

笔者认为,以潍柴雷沃为代表的中国农机头部企业要想真正引领中国农机“弯道超车”五方面能力必不可少。

其一,要有强大的内部供应链。还是以CVT为例。众所周知,CVT技术并不新鲜,20世纪90年代中期,德国芬特公司就生产出第一台装用Vario型无级变速传动系统的拖拉机。

CVT变速箱的工作原理也不复杂,甚至国内很多企业可以直接搞到欧美CVT变速箱的全部图纸,但是为什么动力换挡拖拉机和CVT拖拉机迟迟拿不下呢?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企业的实力不够,尤其是内部深度自制和内部供应链。

CVT拖拉机是技术密集型、管理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品,CVT拖拉机的三大件,发动机、传动系统和液压系统,其中传动系统难度系统最高,曾经十几家企业上动力换挡拖拉机失败给出的教训是,没有内部深度自制和内部强大的供应链,单纯依赖于进口ZF等公司的现成的传动系统生产不出合格的CVT拖拉机的,目前国内具备CVT拖拉机变速箱生产能力,以及动力底盘总成生产能力的已有潍柴雷沃、一拖等实属凤毛麟角的企业。

其二,要有强大的规模实力和利润保障。复杂的技术背后必然是高额的投入,像CVT这种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的产品更是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直白地讲就是一个持续烧钱的过程,钱烧不够的话技术和产品不会成熟,所以没有规模实力和持续的强大的盈利能力是没有资格从事这一领域的。

有专人认为只有销售规模在百亿以上的农机企业才能承担起动力换挡和对CVT拖拉机这类高端农机的研发与推广费用。

近期各企业商务年会上透露的消息看,国内几个大企业在研发上都舍得大比例的费用投入,也都拥有千人级别的研发人员队伍,而这种规模和人力资源的投入在小企业是不可想象的,可见要在高端农机产品上拥有话语权就得有规模实力和利润保障能力。

其三,要有强大的技术集成和整合能力。在惨烈的同质化竞争的背景之下,长期以来国内农机企业要么没有在技术上投入的意识,要么没有实力投入,导致绝大多数农机企业是空心化的组装工厂而不是集产学研为一体的系统集成企业,没有系统集成能力,不要说CVT和动力换挡,就是入门级的动力换向拖拉机都没有办法生产出来。CVT拖拉机的难度不仅是难在变速箱上,而是难在系统集成和软硬件结合的控制系统上,所以国内有一些小厂仿制出了CVT变速箱或是采购了ZF变速箱,但是无法生产出CVT拖拉机整机。

就拿CVT变速箱来讲,有复杂的机械传动部分和后桥箱、液压系统、电控系统等,每一个部分都需要有技术及制造经验的积累,最后的集成也需要很深的技术沉淀,拿出其中任何一个部分也许国内有厂家都能完成,但把所有部分整合在一起,只有有深厚制造经验的龙头企业才能胜任。

其四、要有强大的销售和推广能力。前几年很多国产品牌的动力换挡拖拉机之所以胎死腹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销售和推广。长期以来,国内的动力换挡和CVT拖拉机处于有价无市的尴尬之中,这是因为国内用户由于不熟悉和不信任而观望或拒绝,但国产龙头企业的CVT拖拉机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实现了在黑龙江、新疆等高端市场上的批量销售和大规模的应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力量是龙头企业强大的销售网络和强悍的推广能力。

如潍柴雷沃有超过1000多家经销商和近900人的销售队伍,拥有强大的网络分销能力和强大的组织能力,以及长期积累的口碑可以保证雷沃CVT产品迅速导入经销商网络,完成用户培育并能顺利交到用户手里。

其五,要有强大的服务保障能力。CVT拖拉机是服务密集型的产品。CVT拖拉机的难度,不只是在推广上,CVT拖拉机是软硬件高度集中的高科技产物,打开CVT变速箱,可以看到非常复杂的传动系统,但CVT拖拉机真正的核心技术在电子控制系统上,所有的CVT拖拉机都带ECU也都带CAN通信,这对于厂家和经销商的售后服务人员的专业技术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之前只会修理机械传动的维修人员面对软件和控制系统就两眼一抹黑了。

要胜任CVT拖拉机的售后服务,不要让服务拖了销售的后腿,就得有像国内几家大企业上千家服务网点和在机械换挡、动力换挡、纵轴流联合收获机等高端产品上的软硬件服务能力的队伍,以及强大的售后工程师团队。

后记:华为事件让国人幡然醒悟,核心的东西一定是要掌握在自己人手中,真正要攻克高精尖技术,需要有产业抱负、实力强国的龙头企业来承接和引领。国产CVT拖拉机只是刚刚开了个头,后期要迅速赶上欧美企业以及从追随者到引领者,就得真正地掌握核心技术,同时也需要国家重点扶植行业龙头企业。


标签: